排灣族      

認識排灣族

在排灣族的傳說中,『排灣』(paywan)指的是祖先發祥的靈地,位於大武山的高處。現在的排灣族都是從那裡分佈到各地的,因此將這個地名取為自己的族名。根據居住區域和文化表現的異同,排灣族可以再細分成北排灣、中排灣、南排灣和東排灣。

以紅色為主的南排灣服飾

屬於北排灣的拉瓦爾(Raval)群主要居住在屏東三地門鄉境內,是排灣族中唯一不舉行五年祭的社群。由於毗鄰霧台鄉的魯凱族,加上通婚頻繁,北排灣的文化受魯凱族很大的影響,例如配戴百合花、長嗣繼承制度。北排灣的排灣文化在新生代的提倡下富有活力與創造力。如陶壺的製作,琉璃珠的製作都在北排灣人的努力下復活。
   
中排灣保留了許多古老的習俗與傳統祭典、宗教儀式,尤其是來義鄉被族人視為排灣族的中原地帶,也是目前傳統宗教盛區。

南排灣的牡丹鄉境內是清朝時代,日本人入侵台灣而引發的『牡丹社事件』發生地。清同治年間,日人侵臺引發牡丹社事件,擴大為國際事件,是原住民抗日的英勇事蹟。至於滿州鄉的排灣人由於鄰近漢族與阿美族,受到二種外來文化的影響甚深。

東排灣的巴卡羅群(Pakarokaro)泛指居住在現今台東地區的排灣族,包括達仁鄉、大武鄉、金峰鄉和太麻里鄉境內都有排灣族人的足跡。東排灣的巴卡羅群混合了卑南、阿美的文化,在服飾及生活習俗上呈現了三個族群的混合體。

華麗、細緻的服飾透露了排灣人的審美觀

排灣族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他們在雕刻藝術上的表現與華麗的傳統服飾。如果你有機會參加一場排灣族的貴族婚禮,看看那參與盛會的族人,不分男女老少,頭戴裝飾著花草、羽毛、獵物角牙的帽飾。身穿佈滿圖案,一針一線繡上去的琉璃珠或繡線,踩著緩慢的八步舞,端莊典雅的身態在婚禮的會場中梭巡。會驚艷於一個族群把裝飾藝術之美發揮得淋漓盡致。這樣一件華麗的衣飾,可能要耗上一個排灣女子半年的心血與時光,而每一個人的圖案都不一樣,又表現了排灣人的創造力與凸顯自我美感的獨特性。
    排灣族的藝術表現,除了服飾之外,就屬雕刻最為世人稱道。有著階級制度的排灣族,只有貴族才能擁有家屋的雕刻品,如門楣、立柆。連日常生活使用的連杯、湯匙、梳子及男人的裝飾禮刀刀柄都受此限制。雕刻的題材以神話傳說、狩獵生活、祖靈像為主。另一種藝術的表現,是在人的身體肌膚,也就是一般人所謂的刺青。刺青的表現僅止於女子的手背,男子的前胸、後背。凡是村落中的貴族或有特殊功績,由頭目賜予裝飾身體的權利。刺青的圖案也代表了當事人的社會階級。
    排灣族有嚴格的階級制度,大致上分為頭目(mamazangilan)、貴族、勇士、平民四個階級。其中貴族又因與頭目的關係親疏分為二∼三個等級。

貴族階級有特殊裝飾的專利權,圖為頭目的裝扮

貴族階級講究門當戶對,以同階級間的聯姻為理想的婚姻形式,因此頭目階級常與鄰近村落的頭目結為親家。頭目是地主階級,擁有土地、河流與獵場。藉著婚姻關係可以擴展自我的領地。階級低的族人也希望能與比自己階級高的人結婚,藉以提升自己的階級,因而在婚生子女中會有階級昇降的有趣現象。
    階級觀念不僅表現在財產與婚姻,連姓名的取用都依階級的不同而有一定的範圍。一個排灣族人只要知道他的名字就可以判斷他的階級。當然,有些名字也可以由頭目賜予,經過頭目允許後才能使用比自己階級高的名字。
    頭目是一個部落的統治者,也是精神支柱的象徵。屬下的子民為其耕作,並將收穫所得納稅予頭目,頭目則主持部落重大事務如爭戰、祭儀、或與外村的外交工作。在祭典期間,頭目將子民納貢的農作釀酒、煮食,與族人共享。平時,對於貧困的族人也要適時施予援手。

頭目與貴族也享有裝飾上的特權,例如酷似百步蛇紋的雄鷹羽毛、高貴的琉璃珠、特殊的圖案(人頭紋、百步蛇紋)。目前,服飾上頭目專屬的圖紋已經開放,倒是頭飾上的專利還被許多部落所遵守,不敢踰越。裝飾權的開放意味著頭目在族人心目中的實質意義已經降低,加上行政體系的介入,新興宗教的傳入,有些部落的頭目已經有名無實,只有在傳統祭儀或慶典時才會凸顯他的地位。

階級制度為世代所承襲,排灣族是個兩性平等的社會,家族的財產、權利由長嗣繼承。其餘的兄弟姊妹於結婚後搬出本家,另立家屋、家名。因此許多部落出現了女性的頭目掌理部

落的決策事宜。

族群分佈

壹、        人口69,446人(民國86年統計)

貳、        分布

(壹)    排灣族分布圖1.JPG (7813 bytes)行政分布:

屏東縣:三地門鄉、瑪家鄉、泰武鄉、

來義鄉、春日鄉、獅子鄉、

牡丹鄉、滿洲鄉

 

台東縣:達仁鄉、金峰鄉、卑南鄉、

東河鄉、太麻里鄉、大武鄉

 

高雄縣:茂林鄉

 

 

 

(貳)    族群的分類與分佈

一、        拉瓦爾亞族(raval)

(一 )屏東縣三地門       (二)高雄縣茂林

二、        布曹爾族(butsol)

(一)巴卡爾群(poglagrlo)

東排灣台東縣的達仁、金峰、太麻里、大卑南等鄉。

(二)巴武馬群

1.北排灣:屏東縣的瑪家、泰武、來義等鄉。

2.中排灣:屏東縣的春日、獅子鄉。

3.南排灣:屏東縣的牡丹鄉、滿州鄉。

(參)    部落的分佈:北起大武山,南達甯K;西起隘寮至枋寮。東到太麻

      里以南的銳角。部落垂直分佈於500~1300公尺。

(肆)    語言:屬南島族之馬來坡里尼西雅。北、中、 南、東排灣在腔調顯

      著不同。

 

各家族的傳說故事繡在衣服上,以彰顯家族的尊貴。


文化特質
(一)世襲的階級制度:
    排灣族是個階級分明的族群,一出生就確定了他的階級。分為頭目、貴族、勇士、平民四個階級。頭目為世襲制,擁有土地、獵區、河流。平民為佃農,須向頭目租地耕種,並於收成時納貢於頭目,頭目家族中以長嗣繼承,其餘兄弟姐妹為貴族。貴族以上的階級擁有華麗服飾及門楣雕刻的權利。勇士階級為有特殊功蹟或才能的平民家族,在部落裡亦受族人敬重,如雕刻師、狩獵英雄。雖然階級地位的取得依靠世襲,但各階級間並不是完全封閉,他們可以藉由個人的努力,在爭戰、狩獵、雕刻等表現上提昇自己的地位,或藉著婚姻提昇子女的位階。婚姻制度主要是階級聯姻。婚姻是改變身份地位的條件之一,推動社會流動的因素主要是越級婚姻。
(二) 長嗣繼承家產、兩性平權的社會 :

家中的老大是一切財產的繼承者、其他的兄弟姊妹能分得的家產很少,老大擁有分配權。

(三) 祖靈崇拜:
    超自然與多神祇的信仰是排灣族的宗教觀。萬物有造物主,河流、山川各有管理的神祇,家屋也有守護神。而與人最親近的則是祖靈信仰,貴族將祖靈信仰與家族起源傳說表現在家中的雕柱,平民則表現在衣飾的織紋與刺繡上面。祖靈與超自然的神祇有好、壞之分,善靈受人敬愛,惡靈敬而遠之,但同樣都要祭拜。從家屋內大型的祖靈像雕刻,反映了排灣族人對祖靈的崇拜。通常,家裡中柱的雕像是最神聖的地方,放置了許多貴重的物品如陶壺。也掛著刀、獸骨是英勇事蹟炫耀的表徵。

(四) 華麗的裝飾藝術:

婚禮中穿著華麗服飾的新人

   在台灣原住民當中堪稱最為華麗典雅。早期以繁複的夾織廣為收藏家喜愛,近年來以刺繡、豐富的圖象表現族人對刺繡藝術的天份。圖案大抵為祖靈像、人頭紋(頭目、貴族專用)、百步蛇紋(貴族的祖先)、太陽紋(頭目專用)。刺繡的色彩以橙、黃、綠為主色。倒是南部排灣族有黑、紅兩種色彩為主,並以貼布繡的方式表現,有別於其他地區的十字繡或一字繡。

爭奇鬥妍、百花齊放是目前排灣族服飾的最佳寫照,每一位婦女在衣飾上凸顯自我的藝術表現與差異性。不屑於跟別人一樣的紋飾是他們對自我族群的驕傲與自信。

(五) 祖先起源傳說的特別強調:
     拜訪任何一個頭目家,對於家族的起源總是一再被強調,目的是在彰顯家族或個人的地位,如大陽之子、陶壺的後代、百步蛇的後代等等的傳說。貴族與平民的起源來自不同的神話傳說,更確定了階級的世襲性。
(六) 具藝術創作活力的族群:
     排灣族人的生活週遭處處展現了他們的美感經驗與藝術潛力。如從事雕刻的族人很多,來義鄉古樓村甚至有十幾位雕刻師,但只有一位是專業雕刻師。可見藝術的表現是來自內心的需要與興趣,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這是與其他族群最大的不同點。其他如琉璃珠的復古、陶壺的復原、音樂的研究等都有許多族人在研究。傳統審美的價值觀不因時代的變遷而削減是藝術盛行的原因之一。
(七) 融合並吸收其他文化的特質:
     排灣文化在不同的時期吸收了許多外來的文化,經過涵化、融合變成自己的文化特質是排灣人歷久不衰的原因。早期,吸收了漢人服飾上排扣的形式加以改良,並使用族群特有的配色方式與造型,成為排灣文化的特色之一。現代則利用許多外來的琉璃珠,以傳統琉璃珠項鍊串穿位置的觀念,結合了自己生產的傳統色珠,成為一種流行的新的珠飾。

 

社會制度

      排灣族的「長系繼嗣,不分男女」之繼承權,是個男女平權的社會;貴族與平民互惠的關係,致使部落形成安定和諧的主要力量;親屬關係自然與特殊的形成和輩份單一的稱呼,使部落人與人之間充滿了濃厚的人情味;生活每一層面環環相扣有形無形的社會倫理,維繫於每個人的心靈和生活,形成了「富禮」的部落。一、繼承

tomu-12.jpg (36006 個位元組)

     排灣族的繼承是一個「長子繼嗣」的世襲制度,不論長女或長男,只要是父母出生的第一個孩子[Vusam],勿庸置疑也天經地義的承繼了家名和祖產的權利,及奉養父母長輩的責任。家有重大決定,父母之外「Vusam」是不可或缺的主要考量。由於排灣族繼承制度的嚴謹與操守,不僅維繫了排灣族社會的秩序與倫理,同時也創造了排灣族男女平權可貴而優良的傳統文化。

 

tomu-11.jpg (6045 個位元組)貴族團聚

二、貴族
        排灣族是一個完全以貴族為中心的族群,人分貴族與平民屬世襲制。貴族靠著他們既有的權力地位,領導族人維持一切社會活動。不過貴族制度雖然強化了貴族與平民的分野,但是,以整體族人的利益和一體性而言,貴族與貴族、貴族與平民、平民與平民之間,強調的卻是一種互惠的社會關係。因此,在排灣族社會當中看不見弱肉強食或行乞的景象。尤其貴族當中「Vusam」(長子或長女)履行的義務與道德責任,凝聚了百姓強而有力的向心力,也形成了族人之間緊密相連的關係和富有濃厚的人情味。外表看來具階級而卻不分立,有層次性卻不失其一體性。貴族的存在儼然成了排灣族團結合作的重要基石,同時也是排灣族傳說、雕刻、刺繡、歌謠等藝術創作的中心和源頭。貴族享有許多享有特殊權。平民以勞力換取所需,並替貴族耕種。本族傳統階級制度相當嚴格而且明顯,貴族、頭目為各部落的政治、軍事、宗教領袖,而且世代承襲,加上貴族和平民禁止通婚,所以形成了「封建形態」之社會文化。

 

三、親屬
[一]親屬關係的形成
        排灣族親屬關係形成的種類可分為自然形成的「血親和姻親」,和特殊形成的「領養和結拜」等兩種。其中以血親關係為一般所謂的親戚。而姻親是因婚姻關係而形成的。領養和結拜雖然為少見,但是,在排灣族親屬形成的關係上卻有它不可忽視的地位。而輩份單一的稱呼,致使人與人之間充滿了濃厚的人情味,讓我們來認識這些稱呼。
[二]親屬稱謂
Vuvu:對祖[外祖]父母及祖父母同輩者稱之。
Kama:對父輩含伯、叔、舅輩者稱之。
Kina:對母輩含姑、姨輩者稱之。
Kaka:對自己年長之兄、姐輩者稱之。
Ili:對自己年少之弟、妹輩者稱之。

四、社會倫理
         排灣族社會倫理既繁且廣,僅簡單敘述幾項:排灣族社會區分貴族與平民,實行階級世襲制度,無論姓氏、家名、服飾,都要按照自己的階級劃分身份,結婚和祭典跳舞時,也要按階級高低排列。

每當有一家做了「小米糕」[Qavai]、小米糰[Cjinavu]等一類好吃的食物時,都會主動跟鄰居分享。如果有人獵到山豬,也會分享全部落的族人,每一家都分到一份。對長輩和年紀大的人,都要用尊敬的稱呼,不可以直接叫那個人的姓名。田裡工作完畢,回家的路上遇到長輩扛物時,晚輩要幫忙他搬回家裡。
        每逢颱風季節,所有的年輕男孩都必須配刀帶鋤頭全體出動,維護部落的安全。任何一個家庭有困難或是需要援助時,就義不容辭的幫忙解危,即使是晚上也是成群呼應,徹夜不眠的關心遇難的人。
     在農忙的季節,族人以「輪工」的方式分擔農事,這種務農方式,培養了族人的互助合作和情感交流,所以排灣族社會,沒有「自掃門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令人寒心的行為。

       早期輔育幼兒都是餵母奶,萬一留在家裡的嬰兒到了餵奶時間,而媽媽在田裡工作,負責照顧的大哥或大姊就抱著弟妹到部落裡,拜託那些「媽媽」級的婦女充當奶媽幫忙餵哺。部落裡的媽媽們遇到這種緊急「求救」時,都會願意幫忙提供自己的奶水。  

     所以排灣族社會互助合作,相互幫忙的行為處處可見。


祭典
  

部落性的祭典   

一、收穫祭(Masarut):

收穫祭中的樁小米比賽

排灣語的意思是「過一個年」。目前許多的村落誤解為豐年祭。其本意是感謝神靈的眷顧,給神過年之意。並做為一個年度的終止或開始的分界。主要是由祭師主持祭儀,並將收穫的小米入倉,選播種用的小米,吃新米等活動。目前大部份改為康樂性的活動如歌謠比賽、負重比賽、射箭比賽等表演性的節目。舉行時間在每年七∼十一月之間,各村自行決定。或由鄉公所統一辦理東排灣族群每年七月間,由頭目向祖靈請示舉辦一年一度的「收穫祭」,十三日起由金峰鄉嘉蘭部落揭開序幕;慶祝方式以學校或社區中的年輕人承傳儀式,展現如頂上工夫、負重接力、刺球、盪鞦韆等傳統才藝,熱鬧有餘,值得一看。

漢族自稱是「龍」的傳人,排灣族則認為自己是「蛇」的傳人;為臺灣第三大原住民族群。東排灣族群每年七月間各部落也會舉辦「收穫祭」,在農忙告一段落之後,家家戶戶開始製作粿、食釀小米酒,迎接收穫祭到來。

東排灣族部落慶祝收穫祭,有時會隨著頭目或長老會議的決定而有所不同。

達仁鄉土 部落的收穫祭,由頭目請示祖靈後,將訊息傳遞給族人,並且由家族陪同出巡繞行整個部落,以賜福給族人。

此時,家家戶戶會將收穫的小米、粿食、小米酒,當成貢品獻給頭目,頭目收下這些貢品後,會轉賜給較貧困的家庭,使全族人共享豐收的喜悅。

於是全族無論男女,一起手牽手共舞,盡情歡樂通宵達旦。達仁鄉正興部落的慶祝方式,則是由女頭目進行祖靈祭祀。

根據臺東縣政府彙整之資料,今年東排灣族各部落舉辦「收穫祭」的日期如下:金峰鄉嘉蘭村七月十三、十四日,正興、新興、賓茂、歷坵等村七月十四、十五日。大武鄉大竹、大鳥、南興及尚武等村均在七月十五日。達仁鄉安朔、森永、南田及新化等村在七月十五日,土 村七月十四、十五日。太麻里鄉北里村七月十五日,泰和、金崙及多良等村七月二十日,大王村七月二十一、二十二日,香蘭村七月二十五日,大溪村七月二十八日。

二、人神盟約祭(Maleveq):(又稱為「五年祭」)
    五年祭的祭儀活動是象徵部落的人與祖先靈魂或神明相約,是排灣族最盛大的祭典。原本每三年舉行一次,後來因故改為五年舉行一次,因此又稱為「五年祭」。不是每隔五年舉行一次,而是從開始到結束一共要五年,這要由部落的祭司來計算要從哪一年開始。第五年的時候,部落就舉行為時多天的各項祭儀。 在祭典中儀式活動的最高潮為「刺球」,由部落的男士以約五層樓高的竹子圍圓圈,刺藤球。有人說「刺球」象徵「求好運」的爭相競賽。
來義鄉古樓村的刺球最具代表性。

五年祭前夕,族人搭建刺球架

傳說排灣族的先祖到神界向女神學習祭儀以祈求五穀豐收,學習農作的種植、頭目婚禮的儀式等。並與女神約定,在一段時間內以燃燒小米粳為記號,請神降臨人間,接受人類的獻祭。
    五年祭長達十五天以上,從準備材料到祭典完畢,一連串的活動以男、女祭師為主導,屬於全部落男性的事務則全村一起參與。
為了方便說明,將五年祭的流程簡化如下:

祭典準備工作:
(1)山上修路。
(2)砍竹子作刺球桿、立剌球架。
(3)作籐球。

正祭期間:
(1)招請祖靈。

刺球場上論英雄

(2)剌球(以前要獵過首級的人才能上剌球架)。
(3)送惡靈(往西邊的田野)。
(4)送善靈(往東邊的田野)。
(5)剌球(最後一場)。
(6)砍斷剌球桿,要一刀兩斷否則視為不祥。

(7)到刺中最後一球的勇士家跳舞。

後祭:
(1) 解除五年祭的禁忌(由女巫作祭)。
(2)男子出獵。
(3)交還護身符。

五年祭只存在布曹爾群,目前舉行五年祭的村落只有來義鄉的古樓、文樂、望嘉、春日鄉的力里、七佳、歸崇、南和以及台東的土板。五年祭是排灣族的宇宙觀、宗教觀及社會組織的具體表現。

六年祭(五年後祭)(Pusau tavuvu):
    傳說五年祭回來的神祖,有一部份最好的神靈被留下來,到第六年才送走。因此送靈之前也要有一連串的儀式。天數與五年祭差不多,但沒有刺球的活動。

*古樓村「五年祭」(maljeveq)源流       

    排灣族分佈在大武山系高山地區散居的部落中以屏東縣來義鄉古樓村(kuljaljau)的人口最多,除日據時代部份人口(ladan家族和giling家族與少數的家團)遷往台東縣達仁鄉土板村、南田村、太麻里鄉新興村、金峰鄉賓茂村及本鄉南和村(前高見村)外,其它屏東縣各鄉及台東縣排灣族各鄉之部落均有零星來自古樓村(kuljaljau)移居的族人。現在的新古樓村住戶有三百戶,人口約一千五百人。
       古樓村民對傳統習俗最為堅持,保守地遵照傳統。強勢的外來文化沖擊所帶來的影響並沒有急速地使他們改變和認同,他們仍高度地自我肯定自己文化的價值。目前是排灣族部落群中傳統文化習俗活動保留較多的部落。而其傳統祭祀中以五年祭(maljeveq)最為隆重。五年祭主要意義是祭祀祖靈和創世神。亦是敬天神祭祖靈祈求平安感謝神靈的重要祭祀儀式。嚴肅而隆重,有慎終追遠的意義,並以頭目(mamazangljan vumm),巫師puLingau),祭司(parakaljai)為主要人物

五年祭主要的儀式是迎靈(qucelj),祈福(pakivadaq),刺球(qemapuDung)'歡樂歌舞(zemiyan),送惡靈pusau與第六年(次年)的送祖靈等。整個部落的人們都要奉行傳統的習俗參加活動,每一個家庭須盡心盡力地招待訪客,虔誠地祭祀神靈。否則,將會招到神靈的詛咒帶來惡運。
       據說「五年祭」早先是三年一祭稱三年祭,先祖(世人)與創世神塔卡勞斯與其它所有的神(善惡都包含在內)每三年相會一次的約定。每次祭祀前十天由巫師占卜邀約祖神(靈)何日何時世人在神壇以燒小米梗起煙為號,引祖神降世與人相會。      

後來有一屆正準備祭祀活動時,因頭目有兄弟二人爭執刺球竿而怒目相向,各取刺球竿所接的尖端互刺雙雙死亡的事,而將三年祭的祭儀停辦了五次。先祖里莫基(是取神女為妻,因而陰、陽兩界均可走動)於是充當世人與神的交通,從神那裡來探詢世人為何已五次的三年祭未辦,也沒有音訊連繫?據聞係因頭目兩兄弟的事件,乃將原來在林佳路家的刺球場廢掉,另在別處設置刺球場,舉行祭祝活動,並將原來的「三年祭」改為每五年一次祭祀大典,也就是目前所稱的「五年祭」。
    排灣族六年祭(PUSAU)的祭祀活動是延續去年五年祭的祭祀活動。五年祭是開始,六年祭繼續的一系列活動是結尾。五年祭開始在神壇(lusivawan)迎祖神(靈)起,創世神及其他祖神即來到人世間共處至次年(六年祭)結束送祖神(靈)離開回到靈界(makalizeng)(等於在人世間作客一年)。所以從五年祭結束後各家戶在戶內都要祭祀,將食物或酒放進竹筒裡。到六年祭準備送祖神(靈)時,才將該竹筒取下送到祭神屋集中連同祖(靈)神送出境。六年祭是隨著五年祭的祭儀,兩者分不開。那麼早先此祭儀還是三年祭時,次年原本也是四年祭。三年祭改為五年祭後四年祭也跟著改為六年祭。
        從五年祭結束後至六年祭止,巫師及祭司平時要祭祀的事少了很多,如人的死亡,因亡魂在人世間,家裡有懸掛竹筒祭食、酒用,至六年祭結束後重新祭拜度亡魂。其他如結婚免交拜新生子女出生拜祭、彌月祭拜及罔年祭拜都暫停,以防惡靈加害,至六年祭結束後再辦理祭拜事宜。

三、祈雨祭

很久不下雨,農作物都受到損害時,就需要祈雨,祈雨的時間和方式由部落會議討論決定。

四、驅蟲祭

農田裡的小蟲太多,就需要舉行驅蟲祭,過去的部落,都是在祭司家裡舉行驅蟲祭,細節也是由部落會議決定。

五、驅鼠祭

由部落會議決定,請求壞神把所有的老鼠帶走。

六、阻病祭

若有傳染病快到時,部落會議就會決定舉行阻病祭,地點是在村外。

七、出獵祭

五年祭完成後,都有部落性的狩獵活動,出發前要先由祭司舉行祭祀,請

神給他們很多的獵貨品。

八、獵貨祭

    部落性的狩獵活動回來後,要由部落祭司主持獵貨祭,感謝神讓它們獵到那

麼多動物。

 

家庭舉辦的祭典

一、播種祭

這是一年中最早的祭,大約在一、二月間,目的是要祈求種子能發芽的好。

二、藜和小米的成熟祭

時間大約在六到九月左右,看每個家庭情況而定,不需要全部落統一日期舉行。這個祭典是要感謝神明讓農作物成熟,還讓它們能豐收,祭典完畢後就可以收穫。

三、小米入倉祭

等到小米曬乾後,準備收藏時就可以舉行小米入倉祭了,這是由婦女主持的,祭典的目的是在求神保護小米耐吃,永遠吃不完。

四、豐年祭

這是一個綜合性的祭典,共有五天,目的在祈求,感謝神。使生產的效率增加,祈求家庭的平安和財富能增加。

五、家屋破土祭

新建家屋,開始剷平土地時,得請巫師來主持破土典禮,告訴這塊土地附近的精

靈,不要和人搗蛋。

 

個人的祭典

一、滿月祭

小孩出生後,第一次見到新月,就要舉行這個祭典,祈求小孩不要生病,快點長大。

二、結婚祭

由祭司主持,他慢慢唱出祖先的事蹟,新郎新娘的家世,新娘的美貌,並高舉著琉璃珠,祈求天神保佑新婚夫婦恩恩愛愛,早生小孩。

三、葬後儀式

在家裡舉行,告訴死後的靈魂,到森林裡找自己的祖靈,不要在外面流浪,以免受到惡靈的引誘。

四、催生祭

產婦難產時要舉行這種儀式。

五、治病

認為生病的原因是死靈作祟,想要治好只要用「力量」把死靈驅逐。這是巫師的主要任務。

 

生命祭儀

出生

排灣族傳統的宗教性觀念是,相信太陽為人類生命來源,月神為司生育之神,兩位神salanpav和matukutuku是直接司理生育之神,並且相信祖靈是保護嬰兒者。
    排灣族對長嗣出生特別重視,沒有重男輕女或重女輕男的觀念,無論長嗣是男是女都稱之為vusam。長嗣之出生特別舉行祝典,由男家向產婦之娘家送謝禮。若為貴族則要釀酒祝賀。
    排灣族人對長嗣的重視程度,時至今日,仍可明顯感受到。

成年禮

排灣族無嚴格的年齡分級,但有各別的成年禮儀。當男子十六、七歲時,由父親帶往出獵。出發前殺豬、釀酒,做祭祀。在房屋牆柱上掛滿茅草、以除惡靈。令該青年禁居屋內四日,不飲食。至第三日,父帶其出獵。至山林中,先用豬骨、豬皮為祭品,祈求豐獲。若獵得山豬或鹿為佳,如無所獲,則採樹枝而歸,作為象徵物。歸來後請巫師來家做穰祓祭。
   現已無此種成年禮儀。

婚禮

排灣族結婚程序非常繁瑣,簡略敘述如下:

一、求婚:男方家長央求媒人至女家求婚。

二、送採薪禮:雙方談好之後,結婚前男子採薪送至女家為禮。

三、豎鞦韆架:結婚前日,新郎邀同夥二、三人砍伐樹木數根,搭鞦韆架用。

四、送聘禮:各階級與同階級時之聘禮皆有規定,貴族間的聘禮較平民重。

五、成婚:當天在女家屋頂上殺一頭豬,以祭天;新娘先往野外藏匿,其親友出

去尋找並帶回,新郎隨新娘在庭院內繞行三週後送入室內。而後族人

一起在庭院內跳舞。翌日,女家親戚帶著新娘送往男家,男家親老迎

入,之後飲宴,婚禮於是告成。

喪禮

排灣族人認為人死後靈魂變成死靈。死靈有善惡兩種,善死者為善靈,可歸大武山靈鄉成為祖靈;橫死、惡死者之靈魂變成惡靈,徘徊在死去之地而成為幽靈,向路過之人作祟,幼兒夭死者之靈返回太陽處,以便再次投生。
善死者之喪葬處理方式如下:

  1. 入殮。
  2. 訃告親友。
  3. 告別祭:個人依次觸死者之右肩,並對死者致惜別之意。
  4. 下葬:排灣族傳統上,對惡死者行室外葬,其餘多行室內葬。
  5. 改火驅靈:埋葬完畢回到喪家,凡參加喪事者需以預置的三盆水,以手潑水灑在喪家門口地上,口中祝告亡靈勿再回家,勿使家人生病。
  6. 服喪。
  7. 招靈祭。
  8. 慰問遺族。
  9. 除喪忌。
  10. 滿月驅靈祭。

 

藝術

排灣族是熱愛藝術的族群,在臺灣原住民各族中,排灣族的織繡木雕可以說是最突出的。其織繡的文樣精美、技法複雜;雕刻以人頭像和蛇紋最多,而常見於貴族頭目的百步蛇紋更是權貴的象徵。

象徵地位的還有三種工藝製品,即青銅刀、陶壺、琉璃珠,而藤編、竹編、月桃蓆在部落中也隨處可見,由此不難想見手工藝品是如何的與排灣族人民息息相關了。

一、雕刻

在排灣族社會中,雕刻師多是男性。而且多具有貴族身份,雖也有平民,但數量不多。在以往的排灣族中並無專業的雕刻師,雕刻工作只是為滿足社會的需要。因為裝飾或美化家屋都是貴族階級的特權,因此平民的雕刻師只能為貴族服務,不能用在自己的家屋上。雕刻師無法透過雕刻技法而獲得社會身份的晉升,最多只能得到眾人的敬重而已。排灣與魯凱族喜歡將雕刻品橫掛於屋簷下,以顯示頭目地位的尊貴,或是在屋內立柱上雕刻大型的祖靈像,來表示對祖靈的崇拜。另外,在生活器具上也能看出他們獨特的雕刻形式,如湯匙、連杯或小型木雕人像。至於其他的族群就比較沒有那麼豐富的雕刻作品。

二、琉璃珠

琉璃珠又稱蜻蛉珠,和青銅刀、古陶壺合稱排灣族三寶,是排灣貴族階級視為無上珍貴的家傳寶物,為社會階層貴族家世的象徵,在民俗藝術上也有很高的評價。

關於古琉璃珠的來源問題,根據許美智小姐的研究,有以下幾種說法:
1. 排灣族人珍藏的古琉璃珠是在未到台灣之前的祖先們所傳承的,這些來台    

之前即相傳的琉璃珠比來到台灣後才傳進的新琉璃珠珍貴而有價值。

2. 根據陳奇祿先生對琉璃珠進形成份分析的結果指出,排灣族人所持有的這些琉璃珠含鉛率高,但沒有鋇的成分,因此應屬於東南亞系。這些珠子應是排灣族的遷台祖先帶入台灣的,而這些琉璃珠只在排灣族內流傳,應是因為排灣族人把它們當作傳家之寶之故,因此琉璃珠的流傳地區可能只在排灣族的通婚範圍內流通。另外,琉璃珠也可以進一步反過來證明排灣族人的遷台時間,因為排灣族人擁有許多台灣其他族群所沒有的東南亞型琉璃珠,所以排灣族移入台灣的年代應不會早於西元初期琉璃珠尚未在東南亞大量分佈的年代。

3. 有一種說法是,琉璃珠是由歐洲傳來的。主張此種說法的證據是南洋和歐洲自古以來就有交通路線,當時由南洋將香料運往歐洲,向歐洲人換取土著們認為最有價值的琉璃珠。因為曾有學者發現婆羅州北部的土著,擁有與排灣族極為相似的琉璃珠。因此有學者推測,排灣族可能就是婆羅州的土著,在十三至十五世紀之間,帶著他們的琉璃珠,渡海來台的族群後裔。

4. 排灣族琉璃珠的來源之一可能是來自荷蘭。因為曾有學者從排灣族耆老中得知,琉璃珠是從排灣人所謂的Balaca人得來的,而Balaca稱呼的正是十七世紀佔據台灣的荷蘭人。且在荷蘭的報告中,也得知荷蘭當初與台灣土著族的交易之中,曾包含琉璃珠在內。

5. 排灣族也可能是從漢人手中交易而得到琉璃珠,不過這種說法所指稱的琉璃珠已是較晚近的珠子了。
    透過以上諸種說法,可以拼出一個大致的輪廓就是,古琉璃珠是在排灣族人遷台之前就擁有了,後來隨著族群遷移而進入台灣。排灣族可能是由南洋遷移入台,而這些珠子極可能是透過南洋和歐洲交易,而流傳到南洋,再隨著族群遷移而進入台灣。台灣族人抵台後,也先後從異族處得到琉璃珠。但這些後來的琉璃珠不僅數量不多,而且在樣式、色澤、質地等各方面都無法和遷台前的古琉璃珠相提並論。

三、陶壺

相傳遠古時候,百步蛇在陶壺裡孵了一個蛋,陶壺受到太陽光的照射日漸長大,終於分裂為二,誕生了一名男嬰,這名男嬰由部落特定家族撫養長大,後來被尊為頭目。因此,排灣族人把太陽、百步蛇和陶壺視為頭目的象徵。其實,除了排灣族以外,其他族群也有陶藝文化。台灣原住民的原始製陶方式是以木材覆蓋堆放,將陶製品放在材薪中央燃燒。但是由於過去都是在野外作業,因此沒有留下任何燒陶的遺跡,至於現存的陶藝品隨著各個族群的文化也有不同的使用方式。傳統陶藝主要是用來汲水、炊煮的陶罐,或是祭祀用的小陶瓶,現在則已經被其他日用品取代。台灣原住民中排灣族的陶藝文化最豐富。被尊為『頭目的祖先』的陶壺分為四個等級,依次為陰陽壺、母壺、人形壺、公壺四種,其中有百步蛇紋的陶壺叫公壺,有乳釘狀凸紋的則稱母壺。 陰陽壺兼具母壺與公壺的紋飾,是陶壺中最尊貴的,族人稱之為DeDedan(磊勒丹),平時擺放在頭目家中柱的兩旁,是家中最神聖的地方,外人不可以隨意觸摸,它同時也是頭目家族聯姻時重要的聘禮。

四、音樂

排灣族歌謠中的歌詞大多屬於即興創作,其旋律較為固定,而套上即興創作的歌詞。團體歌唱時,以領唱及和腔的唱法最為普遍。

傳統歌謠中除五年祭外,婚禮的歌謠佔最多數;婚禮當天,前半夜屬於未婚男女的歌舞會,後半夜屬於新娘家的聚會,其「祝福禮歌」令人感動,因為長輩們會用一整夜的合唱來祝福這一對新人。

排灣族原來的樂器相當豐富,如口簧琴、口笛、弓琴等,目前會吹奏的已經少很多了。

(一)歌謠

排灣族是一個出產情歌最為豐富的民族。旋律一樣的歌謠,歌詞可以因人情感之抒發而有不同的內容,以即興、自由、隱喻的方式表達個人深沉的愛意。歌唱有獨唱、領唱與回應及合唱等方式。合唱中常出現二度、四度、八度及杜農唱法。

(二)樂器

    排灣族的樂器不多,只有木鼓、口弓琴和笛子三種。排灣族用杵和臼的撞擊聲音來當作鼓的節奏,用竹片和絲線做成口弓琴,用竹子鑽孔後,在上面刻上百步蛇、人頭等花紋,製出漂亮而古樸的笛子。排灣族的笛子分承擔成單管和雙管兩種。吹奏的方法除了用嘴吹氣發出聲音外,比較特殊的就是從鼻孔送氣,配合手指按住不同的孔洞,吹出優美的旋律。

    鼻笛可以說是排灣族排灣族男人的專利,從前只有男子可以吹奏鼻笛。鼻笛的旋律聽起來會讓人感覺淒涼,而不同的旋律,則代表不一樣的故事和心情。

 

飲食

排灣族和其他原住民一樣,以燒田農業為主要生產方式,以農作物為主要食糧,農作物的生產以粟、旱稻、里芋、甘藷居多。

動物性食物來自打獵、捕魚和飼養;打獵以鹿、山羊、山豬和羌為最多,捕魚多是山溪的魚蝦,飼養以豬、狗、雞、蜂為主,狗僅用於打獵,而豬肉則多用於祭祀與慶典。

排灣族以小米、旱稻、芋頭及甘藷為主食,以豆類、南瓜、野菜為副食。其日常生活以小米飯、小米粥、小米飯糰、米飯、菜粥、烘芋、煮芋、煮甘藷、烘薯,糯米糕、及小米糕為主。以獸肉,尤其鹿、山羊與山豬及山溪魚類蝦與蟹等

烹調法以煮、蒸、烘法為主。

芋頭乾製法

       芋頭乾是從竽頭烘製成的食品,在原住民傳統食糧之中是很重要得一項。雖然它不像小米那樣有「體面」,但是它是抗饑巟必備糧食。除此去打獵的人隨身攜芋頭乾和生花生就可以用來解決餐食或作為點心品,由於不容易消化,因此也不容易餓。更重要的是,把它用杵臼打碎成粉狀後汗珠肉包在一起煮熟後,就是原住民極有名的「奇納福」。

         每當芋頭收成後,必須要把芋頭作篩選,有的作為種子,有的作為食用,有的作為烘製芋頭乾,而選烘芋頭乾的不能選大的,全部大小要選差不多一樣大小,因這關係到在全部芋頭烘製過程的平均時間。

        芋頭乾的煮法,除了它可以乾吃配花生外,當正餐時都是水煮法,配上野菜肉類是相當好吃,尤其下雨天吃此水煮法,那個風味又特別不一樣。現代的人甚至拿芋頭乾和糖 炒鍋,也有的沾蜂蜜來吃。

製作起哪夫(ginavu)

用途:節慶、生育、遠行、慶典 、祭祀 、從軍 、結婚、自食...

材料:小米、粽葉(或香蕉葉)、肉餡(自喜好決定)、蘆葦、細繩

a70-tu-1.jpg (9741 個位元組)

飽滿的小米

gnf2-1.jpg (3289 個位元組)

 經晒穀的熟小米

 

gnf2-2.jpg (2266 個位元組)    gnf4.jpg (6391 個位元組)

整料

gnf5.jpg (2465 個位元組)    

gnf6-1.jpg (2877 個位元組)

用廬葦葉包起來並以細繩紮實

gnf6.jpg (6691 個位元組)

成品待煮

gnf7.jpg (2980 個位元組)

水煮約40分鐘

gnf8.jpg (3165 個位元組)新鮮可口的成品

gawai(阿外)的製作

傳統美食qawai(阿外)在排灣族是非常重要的食品,亦是象徵待客之道最高的敬意。當然,自己家人想吃時也可以作給家人吃,但是若家有作「阿外」時,也會

分享給鄰居的人,這亦是排灣族的「分享」文化。

用途:生育、滿月、慶典、從軍、

求婚、結婚、節慶

材料:小米、餡

gawai1.jpg (4825 個位元組)

熟小米

gawai9.jpg (5104 個位元組)

熟小米經磨成膏狀(lamuk)

 

gawai3.jpg (3828 個位元組)

揉小米膏更勻

 

gawai4.jpg (3829 個位元組)

小米膏分成拇指大中間放肉餡(視己所好)

 

gawai5.jpg (2920 個位元組)

將肉餡包於小米膏內在手掌心揉圓

 

gawai6.jpg (6090 個位元組)

小米圓膏

 

gawai7.jpg (3262 個位元組)

已煮熟的小米圓糕

 

gawai8.jpg (3160 個位元組)

這也稱為gawai.

做法與做「起拿夫」一樣只不過材料不同。但不稱為「起拿夫」。

 

 

 

排灣族的經濟生活

傳統上排灣族的生產方式,以山田燒墾為主,兼事狩獵畜養與山溪捕魚.生產的目的除自用外,一部分作為繳給貴族的租稅。小米,肉類,檳榔,芋頭等也習慣作為交易的媒介。農作物以小米,芋頭為主要糧食作物,其他還有花生,樹豆,甘藷等。芋頭以火烤乾後加以貯存,可供一年的消費。狩獵是男人的工作,與畜養同為肉類食物的主要來源。狩獵分團體狩獵和個人狩獵,但在觀念上獵場為貴族所有,因此獵人必須向獵場所有人繳租金。

貴族中的地主擁有農田及宅地,可享有特權有稅收,如土地稅,獵稅,山林稅,水源稅等。紋身的花紋為整個人形的;家名,人名與平民不同;住宅,房子較大,門楣上有蛇,鹿,人頭等雕刻花紋;室內正堂迎間的壁上有人像雕刻,宅前有司令台等;婚前有與其他未婚女子同居的權利;可穿豹皮衣。地主近親可免租稅,其他裝飾近似地主。邊緣貴族與士社會地位相似,但邊緣貴族有貴族之名無貴族之實。其權利僅在刺墨的紋樣與人名方面與平民不同,其他平民一樣,是賴自己的勞力賺取生活上的物質和精神所需。

農耕

台灣原住民除蘭嶼雅美族主要從事漁業之外,其他大都從事農耕。其耕作方式是以「山田燒墾」方式為主。兼事狩獵、畜養與捕魚。
   農作物的種類,各族群多寡雖有不同,但小米、黍、旱稻、薯、芋為各族群所共有的基本作物。大體上山區各族群以種植小米、旱稻、薯、芋為主,靠近平原的地區,則以水稻和旱稻為主。阿美族人水稻生產較發展,以使用耕牛,耕作方式基本與漢族相似。其次為排灣族,在各族群農耕中也居於較先進的地位。在農作物種類之中,玉蜀黍、花生、蠶豆、苧麻、煙草的種植也很普遍。此外,各族群還種植一些蔬菜、果樹以及工藝原料之類,但種類多寡,各族群頗有差異。而蔥、酒、辣椒、南瓜、香蕉、棕欗、墓瓜、藤、竹等,幾乎各族群都有。

狩獵

狩獵是山區各族群僅次於農耕的生產方式。在他們的觀念中,狩獵仍被看做是男子的本分工作,婦女主要從事農耕、飼養家畜以及紡織和採集。現在男子雖然已參加農耕,但一到農閒季節便相邀入山狩獵。在重大祭儀前後必有狩獵。

狩獵在各族群人民的心目中被認為是一種聖潔的行為。出獵前必須守戒,凡有喪事或孕婦者禁止出獵。行獵前要先做鳥占、夢卜、以卜吉凶,凶卜則停止出獵。獵具不許女性接觸,已成為一條禁忌。在家屋內或在男子公共會所都掛有獵獲的獸頭骨,做為一種聖物而引以自豪。
    狩獵分團體行獵和個人行獵兩類,以團體為主。個人行獵必須遵守團體行獵共同的狩獵原則。獵獲物必須大家平均分配,只有頭和尾歸獵者所有。各族群都有自己的獵場,以天然的山峰、溪流、岩石為界,或塞石壓茅草為界標,彼此不得逾越。
    狩獵方法有武器獵、陷阱獵、焚獵三種。使用的武器有火槍、刺槍、弓矢、弩箭和刀等。其中弓矢一般用於獵獲小型動物及鳥類。槍和刀則用以捕殺猛獸。各族群曾一度盛行用火槍狩獵,但因在日本時期槍枝被沒收,所以除了鄒、布農、魯凱、排灣族之外,其他族群已很少使用火槍。

畜牧

台灣各族群除了雅美人飼養山羊外,幾乎沒有正式的畜牧業,一般只有飼養家畜的風俗。飼養的家畜只有犬、豬、雞三種。
    由於狩獵的需要,很早就飼養犬。飼養豬和雞是各族群較普遍的副業,主要飼料是屬於薯芋枝葉和米糠。
    往昔山地較少耕牛,後來阿美族、卑南族飼養牛成為普遍而排灣族人牧牛已成為僅次於農耕的主要生產部門,因此排灣人叫其他族群富裕。除了畜牧,塞夏族、排灣族有養蜂,但一般是為自己採蜜,並沒有多大經濟意義。

 

服飾

排灣族的衣飾受其社會階層的影響,因此,貴族在服裝的色澤上,刺繡上來表示其地位,尤其在盛裝時,與平民的區別最大。
男性服飾,一般常服有皮帽、頭巾、短襟長袖上衣、胴衣、皮背心、腰裙。盛裝的服飾有上衣,施以刺繡,繡以各種紋飾。披肩,以夾織的布製成。套褲,以紅黃綠等顏色綴製而成。
女性服飾,平常服有頭帕(taral)、上衣,受漢人影響,長裙開襟,窄袖。腰裙 、綁腿、手套。
盛裝與常服在形式上相同,只是有刺繡和夾織而成,如花頭帕。刺繡長衣、綁腿、刺繡的長袍和手足套。

傳統服飾

用途:慶典、禮祀、婚禮穿著

身份:貴族平民之分

樣式:傳統的皆以綴珠繡(如以下之服飾),約需一、二年完成,穿起來較重。代的大多以十字繡取代,完成時間短,穿起來輕便。

飾物                                     

排灣族飾物多限於貴族使用。自然飾物有鮮花、羽毛、皮毛、獸牙、鷹羽、

豹牙、豹皮只限於貴族直系佩用。琉璃珠、貝等也都只限於貴族使用。

織繡品:男女繡邊衣服、飾帶、織繡喪巾等都是每人一套,不轉讓。其他尚有各種銀製、銅製、貝製、或花綴而成頭飾、肩飾、胸飾、背飾、腕飾及脂飾等等。   排灣族的服飾在臺灣原住民之中可以算是最華麗的。因為社會階層化的關係,表現出不同的色澤與圖案;頭目所用布料顏色較深且衣服上可繡織蟲紋以為裝飾,平民則不可;排灣族人的刺繡一向有名,圖案也很豐富。在飾物方面則多限於貴族才能使用。

title2-2b2main61.jpg (3821 bytes)

P67.jpg (3640 bytes)

男上衣

混色琉璃珠

title2-2b2main63.jpg (13821 bytes)

title2-2b2main62.jpg (9413 bytes)

琉璃珠

酋長帽

 

 

男服飾

女服飾

fuse1.jpg (3787 個位元組)

fuse2.jpg (2252 個位元組)

頭飾(貴族才能配戴羽毛)

頭飾

fuse3.jpg (7980 個位元組)

fuse4.jpg (11096 個位元組)

上衣(上的刺繡花紋需符自己身份)

長上衣

fuse5.jpg (6112 個位元組)

fuse6.jpg (7371 個位元組)

綁腿褲

女子披肩

fuse7.jpg (4947 個位元組)

fuse8.jpg (3958 個位元組) fuse11.jpg (4644 個位元組)

男裙

頸飾與兇飾(男女可用)

fuse10.jpg (4651 個位元組)

fuse9.jpg (6235 個位元組)

肩帶

肩帶

fuse12.jpg (4036 個位元組)

fuse13.jpg (5310 個位元組)

男子裝扮

女子裝扮

 

佩刀

pg-3.jpg (38656 個位元組)

 

家庭的精神象爭徵。

 

代表出外狩獵的父親,也是男人的象徵。

 

使用佩刀的一些禁忌:

 

1.不可持刀對著人

 

2.不可跨過刀

 

3.不可亂拔出別人的刀

     

排灣族住屋介紹

排灣族典型的居室為石板屋,以灰黑色的扳岩鋪地、砌牆、蓋頂,屋內以木頭做成樑柱,屋後有石櫥臺,用來放置陶罐,灶則設在過道的牆側。在排灣族傳統的石板屋堙A光線通常是很暗的,而且沒有排煙的設備。

排灣族分怖廣闊,建材的使用受到地域性的影響而有所差異。基本上,可分為兩種基本的型態:

一是以石板建造而成,不論牆砌、庭院、屋頂全部以石材表現。

大門開在正面偏右或偏左的一邊。入口極小,須低頭始能進入,但入內則豁然開朗。北、中排灣屬之。

一是以木板或石板為牆面,屋頂則全部覆蓋茅草。大門開在正面中央或兩側,甚至有三個入口的建築。南排灣、東排灣屬之。其中牡丹鄉受到漢人影響利用土埆為牆。東排灣除了木板牆面以外也用了茅草或東部特有的卵石為牆面或牆基底座。

al44-3.jpg (2785 個位元組) al44-1.jpg (2567 個位元組)堅固的石板屋                           

                                                   

正面

                                                       側面

al44-2.jpg (2376 個位元組)

屋頂

 

 

 

 

 

 

泰武頭目住家泰武頭目住家
寬廣的前庭是頭目家的特色,高聳的石柱立於前庭的中央,是頭目家的地標,其他人不准設立。石柱下有一座椅為頭目專用,另有一石砌的高台,是司令台,當社中有重大集會時,頭目站在司令上糾集社民訓勉,因此寬廣的庭院有其必要。在日人千千岩拍攝的照片中,石柱上綁有獸骨,推測有祭祀的功用。另外,在司令台旁常植有一棵大榕樹,也是頭目家的標誌。

主屋為一橫向長條型的住家,全部以石板為建材,入口開在左側,正面有窗戶數個,以利採光。屋簷下有成排的木板雕刻是貴族階級家屋的標誌。

屋內靠窗的左、右兩側各有寢臺一座,兩床之間為低於床鋪的起居間,其面積大約為床約二倍,是族人休憩、聊天的地方。靠入口的床是男子的睡舖,有安全、防禦上的考量。女性則睡在裡面的寢台。寬廣的前庭是頭目家的特色,高聳的石柱立於前庭的中央,是頭目家的地標,其他人不准設立。石柱下有一座椅為頭目專用,另有一石砌的高台,是司令台,當社中有重大集會時,頭目站在司令上糾集社民訓勉,因此寬廣的庭院有其必要。在日人千千岩拍攝的照片中,石柱上綁有獸骨,推測有祭祀的功用。另外,在司令台旁常植有一棵大榕樹,也是頭目家的標誌。

主屋為一橫向長條型的住家,全部以石板為建材,入口開在左側,正面有窗戶數個,以利採光。屋簷下有成排的木板雕刻是貴族階級家屋的標誌。

屋內靠窗的左、右兩側各有寢臺一座,兩床之間為低於床鋪的起居間,其面積大約為床約二倍,是族人休憩、聊天的地方。靠入口的床是男子的睡舖,有安全、防禦上的考量。女性則睡在裡面的寢台。

屋內不隔間,只以低矮的石板為牆或用石柱、木柱區隔,柱上雕刻純樸的祖靈像,是頭目家的專利,平民家屋是不允許雕刻立柱的。原屋的柱子是石板雕刻,園區復原的家屋改用木板雕刻。立柱上多半懸掛刀子或獸骨。

屋內的後半部為儲藏及置物的空間,亦有一寢臺,後牆上有崁入式的置物架,是頭目家傳寶物古陶壺放置的地方,也是炫耀家族財富的重要位置。女性寢 臺的旁邊有灶二座,是炊煮食物的地方。

 

排灣族的住家還有一個特色:廁所與養豬的畜舍在屋內的同一空間,常位於屋內的最側邊。如果此屋的入口開在左側,則豬舍與廁所在右側牆邊,豬舍另開一小門,供牲畜進出。
佳平社頭目住家

 

佳平社頭目住家

前庭、司令台、司令台上的石柱;是典型的頭目住家。佳平社的司令台很大,代表頭目家族的石柱立於司令台上,原屋的石柱旁有一棵老榕,並有石凳環繞司令台四週。司令台旁有一穀倉,為高4米寬2米的建築物,以茅草覆頂、木柱為支架。園區所建的穀倉為縮小比例之模型。入口開在右側,進入室內,迎面而來的是大型的木板祖靈雕像三尊,分別立於室內的中間,將屋內空間區隔為前、後兩部份,祖靈像旁有兩層陶壺架,放置祖傳的古壺。上方則吊掛著成排的獸骨。是整個屋子最神聖地方,陶壺架的後方有兩座穀倉,穀倉後方則為祭祀的場所,在五年祭期間,頭目家的祭師要在此招請該家的祖靈回到人間。屋內約左右兩側各有一石板床,石板床之間是低於床面的起居間,有成排的木板為凳。在排灣族的習俗裡,如果你對其中一個女孩子有意思,就呼朋喚友,帶著一大群男性朋友,到女子家唱歌以表達情意。來客就坐在大門旁的石板床上,女孩子們坐在女眷的石板床上,雙方遙遙相對,該家父母則坐在起居間的木板凳為他們遞檳榔,美其名為招待客人,其實是藉機挑選中意的女婿。

 

內文社平民住家內文社平民住家

以石板為地面,側邊疊堆小石板。屋以茅草覆蓋,入口開在屋子的中央。床台以木板舖成,位於屋內靠後牆邊,右側為穀倉,左側有灶,為炊事場所,室內以石板舖地。

 

                                           內文社頭目住家

內文社頭目住家建材與平民住家一樣,但空間較大,分為前、後兩個室內空間。正面有二處入口,進入室內,迎面的大片木板牆面掛著山豬的頭骨,左、右側是成排的寢床。進入後室,四週都是木板床台,牆面雕飾著精美的圖案。最後方則是大型的穀倉,呈長方形,不似中排灣的內部配置複雜。

草埔杜住家草埔杜住家

以木板為牆,屋頂以茅草覆蓋。前庭有石板立柱三片,兩片在右側。一片在左側。
上面雕有祖靈像及百步蛇紋、人頭紋。屋內有四張石板床,穀倉在右側後方。最後面為產房及祭壇。祭壇正對入口,位於屋內最後的空間。

太麻里頭目住家

太麻里頭目住家木板為牆,屋頂以茅草覆蓋。前庭有石板立柱三片,兩片在右側,一片在左側。上面雕有祖靈像及百步蛇、人頭紋。屋內有四張石板床,穀倉在右側後方,最後面為產房及祭壇。屋內有木雕祖靈像三件,立於屋子的中央。

紹家村平民住家紹家村平民住家

原建於台東縣大麻里鄉,十九世紀中葉以後形成的部落。左右兩側各有一入口,前半部有五張床,後半部為穀倉。建屋頗大,推測為大家族之住家。原建地在海拔800公尺左右。有大空間的豬舍,從前庭左側延伸至主屋。原屋的

前庭亦以石板圍砌成一獨立空間。

民俗

頂上功夫  

一、名稱:

      pwh-1-tu.jpg (3538 個位元組)

       排灣族人通稱頂上功夫為temuqul即用頭頂著的意思,廣義,亦有重疊之意,如pinatatuqutuqul其字根來自uqul即指背部,有背、載、負之意含。因此。用頭載負(頂著)東西即以temuqul稱之。 

二、源由與用途

排灣族自古以農為業,山田燒墾,靠山吃山,農產以小米、地瓜、芋頭、花主等維生。由於故居深山,交通不便,羊腸小徑迴繞山巒,上坡下行巔跛難行,加上自古無車代行負載搬運或背或扛或頂,自然就以人力運輸為其主要工具和方式了。過去男仕們搬運東西的方式隨其所欲.但女性可能為顧及身為人母,於田野工作,上田下工時,常有背負孩童的習慣,因比,載負東西為方便之故,則都以頭頂式見之,而婦女頂上功夫的習慣也因此傳及後代成為女性攜帶東西的最佳方式。因此,過去在排灣族當中不會頂上功夫的婦女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情。但是,就排灣族歷史顯示,排灣族婦女個個都是頂上功夫的高手,她們能在崎嶇不平的山路上,手不扶頂上之物,就能愉快而健步地穿梭山野之間。而今,時代的轉變,族人已往都市發展,機車、汽車也替代了人力搬運的方式,如此不難想像頂上功夫的命運亦必隨著主活方式的轉換而逐漸式微、沒落。式許.將來只能在文獻或在豐年祭,或其他的民俗活動中才能憑弔、追憶頂上功夫曾伴隨排灣族婦女的往日足跡了!

三、技巧
       頂上功夫顧名思義兢是用頭頂東西的搬運方式。因此舉凡竹籃(karangu,cepeng,taka2)甕、鍋子、木材、小米等物都可行之。頭頂東西時切記一些要領,頭要平直挺立.木可斜頭避免傷及頸部和脊稚。初學者最好用雙手扶持兩邊不可晃動,行走時保持上身挺直,待穩定後即可試著放手。如比反覆練習並配含雙腳穩健的步伐,不過多時就可練得一頭好功夫。但是,要學像婦女走跑自如不但需要一些時間學習其熟練,頸、背、腳和腿的功力亦需要一段時間的鍛練才可練就一身的好功夫。

 

占卜

夢卜

原住民各族皆會利用作夢來占卜吉凶。以下為排灣族夢兆之例
【夢到吉事為吉兆之例】

夢到日出(乃大吉,獲子)水湧出(豐收)蓋房子之前夢到建築物(大吉,家中繁榮)狩獵漁撈(粟會大豐收)夢見男人性器(將有許多孩子)夢到以上的景象,皆為吉兆。

【夢到凶事為凶兆之例】

夢見失去弓、刀、鐮或折斷夢見房子倒或刀斷(此人將死)與死者相遇(該人將會死亡)夢見雷電(得病而後死亡)夢見日落(大凶,將喪母)夢見火災(乾旱缺糧的凶兆)等夢皆為凶兆,以上夢的有效期間為兩個月。

【夢到凶事而為吉兆之例】

夢見大水湧出(收穫多)。夢見開墾土地(將有大風會來)等。

【夢到吉事為凶兆之例】

夢見墾地(將有大風來襲)自己手舞足蹈(親族中將有人會死亡)等占卜

夢卜原住民各族皆會利用作夢來占卜吉凶。以排灣族為例:
【夢到吉事為吉兆之例】

夢到日出(乃大吉,獲子)水湧出(豐收)蓋房子之前夢到建築物(大吉,家中繁榮)狩獵漁撈(粟會大豐收)夢見男人性器(將有許多孩子)夢到以上的景象,皆為吉兆。

【夢到凶事為凶兆之例】

夢見失去弓、刀、鐮或折斷夢見房子倒或刀斷(此人將死)與死者相遇(該人將會死亡)夢見雷電(得病而後死亡)夢見日落(大凶,將喪母)夢見火災(乾旱缺糧的凶兆)等夢皆為凶兆,以上夢的有效期間為兩個月。

【夢到凶事而為吉兆之例】

夢見大水湧出(收穫多)。夢見開墾土地(將有大風會來)等。

【夢到吉事為凶兆之例】

夢見墾地(將有大風來襲)自己手舞足蹈(親族中將有人會死亡)等

【以下的夢視為吉兆】

夢見草木移植、刀、其他貴重物品,或夢見水、蜂群通過。夢見魚,表示粟米豐收。夢見砂、土,表示豆類豐收等。

神話傳說

排灣族創始神話傳說(一)

在好久以前,當整個世界還沒有人類的時候,年輕的太陽經過台灣南部,突然看見一座高山上有一棟漂亮的白色小石板屋。太陽覺得非常好奇,,就鑽進石板屋裡,想看一看裡面到底有什麼東西。

結果,石板屋裡有一個刻了一對百步蛇和美麗花紋的大陶壺。洮氣的太陽覺得非常的有趣,就坐在陶壺上觀賞石板牆上的花紋。突然一不小心,太陽生了二個蛋在陶壺裡面。當蛋剛生下來的時候,太陽嚇了一跳,放出了強烈的光芒。在山腰上聊天的狗和貓,看到了奇異的光,立刻衝上山頂,想要看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在天空玩耍的迦基夫鳥,也被光芒吸引住,飛到石板屋後面的大樹上,觀看這個從來沒發生過的景象。

狗看到了發亮的石板屋,立刻繞著屋子不停的叫。叫聲之大震動了天地,也把太陽嚇得衝到了天上,,到現在都不敢下來。大陶壺也被叫聲震倒了,兩個巨蛋也滾了出來,一直滾到貓的旁邊,貓就用爪子想使滾動的蛋停止。結果,蛋被抓破了。一個蛋裡面居然出現了一位漂亮的小女孩,而另外一個蛋裡面是一個漂亮的小男生。兩個人睜開又大又圓的雙眼,看到了美麗的世界,嘴角出現了可愛的笑容,笑聲好像清脆的鈴鐺一樣,讓狗停止了吠叫,也讓貓溫柔的靠近他們,趴在她們的腳下。

樹上的迦基夫鳥,被動聽的笑聲傳染,高興的在孩子們周圍飛翔,不停的叫著「臼谷!」「臼谷!」「陸娃!」「陸娃!」地球也興高采烈地跳起舞來,到現在還在旋轉。山上的樹木吐出先率的嫩芽,開出了五顏六色的花朵。沉默的河流不再害羞,唱出了潺潺的歌聲。天空中的太陽媽媽更是高興地放出柔和的光芒,將孩子們的笑容照得更亮麗。

後來,這個女孩的名字叫「臼谷」,而男孩的名字就叫「陸娃」。傳說她們二人,就是排灣族最早的人類,也就是排灣族的始祖。

 

排灣族創始神話傳說(二)

    據說很久以前,在海上有一個叫馬賽賽的小島。島上的氣候雖然稍微炎熱,物產卻很豐富,人們過著快樂舒適的生活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島上某一年忽然出現許多鬼,居民都受到驚嚇,非常恐怖。這時候有一個不知姓名的年輕人,領導大家生火,圍成一個圓圈。老幼婦孺在中央睡覺,由青年們環繞他們唱歌跳舞,從黑夜到黎明,這很可能就是排灣族懂得用火和酷愛歌舞的起源。但是這樣仍不能抵擋鬼的侵擾,只得坐船貨木筏向四周漫無目標的漂流,最後在高雄的下淡水溪附近登陸,就定居下來,建立他們第二個家園。

    後來一些外族人陸續的在附近登陸,排灣族人被逼迫得再度遷徙,漸向山中撤退。在這一次民族的大遷徙中,出現了排灣族第一位大英雄,他的名字叫做卡拉披林。他率領族人,翻山越嶺,克服萬難,道了中央山脈的大竹高溪時,正好遇到大風雨,河水暴漲,百姓都無法渡河。這時河旁左右正好有一棵檳榔樹,他勇敢的爬上了檳榔樹,把兩棵樹拉在一起,族人才平安渡過。

   卡拉披林和他的妻子幾威教族人耕種,建築房屋,制定社會制度,創立祭祀天地的儀式。有人說,卡拉披林為日後男巫的始祖,而幾威則為女巫的第一人。

 

排灣族的洪水傳說
    古時候,洪水氾濫四方都是大水。當時有兄妹二人抓住水中的「拉葛葛日」草,才沒有淹死;但他們找不到一塊乾的土地,家也不見了,兩人就相對而哭。忽然一條蚯蚓出現,他排出的糞變成一座浮出水面的山陵,兄妹二人依附在這座山。二人在那裡住了一段時日,因為沒有火,所以日子過得非常難受。突然間,半空中飛來一隻甲蟲,他們遠遠看見甲蟲口中銜著一根細火繩,便把他取來。從那時起,火不停地燃燒,從沒有熄滅。兄妹二人長大以後,便在蚯蚓排出來的土地上耕作,他們到處找尋地瓜、山芋和粟米的種子,找到種子便開始播種,於是有了充足的食物。日子一天天過去,二人長大了,在世間卻找不到其他人做配偶。後來兄妹只好結為夫妻,最初他們所生的孩子都有殘疾;有瞎子、四肢不全的。到了第二代,生下的子女就比較正常些。到了第三代所生下的子女都健康正常,據說孩童殘疾是兄妹結婚而產生的惡果。排灣族的神話傳說有一特別之處是可用吟唱方式呈現。

 

排灣族---太麻里社的烏鶖

有姐弟兩個人,姐姐去汲水,回來卻看不見弟弟。是被人抓走了?「怎麼辦?」二姐姐邊哭邊到處找。 烏鶖飛來停在樹上。啾啾啾叫著:「不要哭,你給我真的油,我去帶你弟弟回來。」姐姐就給他油,烏鶖塗上了油說:「你在這媯尼琚A我去帶你弟弟回來。」烏鶖唱著歌飛走,不久便帶弟弟回來了。大家都說烏鶖是了不起的鳥。這是排灣族不殺死烏鶖的原因。

 

 

(以上資料來源:www.tacp.gov.tw;  www.thes.tp.edu.twwww.tacocity.com.tw/aliyanwww.rfjh.kh.edu.tw)